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菩提老祖的博客

不为竹头木屑学,爱读乌七糟八书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博士,博文除注明转引的之外均为原创,引用博文请注明,并加博文链接,媒体欲用请付稿酬。联系方式:shuihuyuanwaila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管仲得君行志“三字经”:公、智、谦   

2009-11-04 11:12:3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历史上,亚父这个角色,看似恩宠优隆,无比风光;实则高处不胜寒,势侔人主,处在嫌疑之地,身边时时刻刻都埋伏着危险。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做到功高不震主,尽力不越位,权重而君王不疑,位尊而同僚不妒。不仅要洞明世事,看得透彻;还要练达人情,玩得高明,二者缺一不可。一着不慎,往往全盘皆输,爬得高,跌得更重,于是历史不断上演一幕幕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剧:伍子胥丹心报国、忠心事君,却落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范增为项羽的霸业鞠躬尽瘁,却信而被谤、忠而见疑,最终被逼告老还乡,半途疽发背而死。亚父之难做,于此也可见一斑。但历史上并不是没有人能做好,由阶下之囚一跃而为风光无限的亚父管仲即是典型,他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成为整个华夏民族的大救星。可以说在中国古代政治中,管仲玩出了亚父这一角色的最高水平。

管仲在鲍叔牙的力荐下出任齐国之相,上任之初,就向齐桓公提出三项要求:

 “管仲以贱为不可以治贵,故请高、国之上;以贫为不可以治富,故请三归;以疏为不可以治亲,故处仲父。”

提出不仅要高爵、厚禄,还要桓公尊他为亚父。管仲的这些要求看似无理,实则至关紧要,“尊其爵,厚其禄,重其权,而后可以议天下之机,虑天下之变。”欲立大功、成大事,必须先揽大权、处尊位,这是玩政治的普遍规律。所以管仲的三项要求,绝不是寻常的耍大牌、闹情绪、要待遇,而是出于治国平天下的公心。所以孔老夫子说:“管仲之贤而不得此三权者,亦不能使其君南面而称伯。”在齐桓公的身边,既有以鲍叔牙为核心的旧班底,又有扶立他的定是国老国氏、高氏。管仲于此时出任齐相,要在这个烂摊子上实现其“定齐社稷”以“成名”的夙愿,首先要考虑的是他这个出身低微的阶下之囚是否能压得住阵脚,有足够的权威,齐桓公对于他这个曾经的公子纠阵营里的核心人物去是否给予足够的信任。他所要的不是齐相这个位子,更是整顿齐国内政外交的权力。因此他要改变齐国的旧有政治格局,重建以他为核心的权力中心。

管仲的宏大抱负,不仅在“定齐社稷”,还要“霸諸侯”。要实现这一远大理想,首先要争取齐桓公的支持,与齐桓公在战略目标上达成一致,形成共同的理想。但自知“寡人有疾”的齐桓公信心不足,据他招供,“有大邪三”,那就是:“不幸而好田,晦夜而至禽侧,田莫(暮)不见禽而后反。”“不幸而好酒,日夜相继。”“有污行,不幸而好色,而姑姊妹有不嫁者。”管仲的高明就在于他不要求齐桓公全德全能,对于缺点概加反对,拼死谏诤,对君主来说,能“修身齐家”当然更好,但更重要的是“治国平天下”。管仲指出“人君唯优与不敏为不可,优则亡众,不敏则不及事”,也就是说,作为国君来说,只有优柔寡断和不勤勉才是真正要不得的。至于其它一些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都属于细枝末节,能改更好,不改也问题不大。进而向桓公反复阐释“君霸王,社稷定;君不霸王,社稷不定”的道理,在这天下大乱的环境下,齐国不可能独善其身。没有稳定、有序的外部环境,图谋发展就不可能有保证。把齐国的命运和天下的命运联系起来,则不仅社稷可定,而且霸业可成。图谋霸业并不妨碍他享受声色犬马、醇酒美女的,只需要果断点、勤勉点就行了。结果,君臣很快在战略上达成一致。

但初登国君宝座的齐桓公其实并不安分,亟欲在“治国平天下”方面小试身手,不顾齐国疮痍未复,屡屡提出“缮兵”以加强齐国的军事力量,甚至时不时想拿鲁、宋等在当时来说并不算小的诸侯国开刀。齐国陷在战争的泥潭中,日趋混乱。管仲根据齐桓公性急、多谋而易悔的性格特点,稳妥地选择了“姑少胥其自及也”的策略,决定放桓公一试,待他尝到苦头迷途知返之际,再加以因势利导。同时,他暗中发力,维系国政,不致使齐国的局势一败不可收拾。果然,在齐桓公发动对鲁国的长勺之战中,被曹刿,一鼓作气而击溃,把齐桓公弄得灰头土脸。接着,又在与鲁国的柯之会盟上,被曹刿劫持,被迫退回侵占的鲁地。经过这两次教训,齐桓公老实多了,“归而修于政,不修于兵革”,重新又回到管仲的思路上来。

“桓公与夫人蔡姬戏船中。蔡姬习水,荡公,公惧,止之,不止,出船,怒,归蔡姬,弗绝。”不料蔡国竟然也很不高兴,又将蔡姬另嫁他人。桓公听说后,大发雷霆,决意兴兵讨伐。桓公因为一个女人而兴师伐蔡,绝对算一件很丢面子败坏子自己霸主威信的事。当时蔡国与楚国是盟国,基本上沦为楚国的附庸,于是管仲借机把战火引向一直进逼中原的楚国,也好师出有名,动员其他诸侯国参战。公元前656年,齐桓公率齐、宋、陈、卫、郑、许、曹等国军队,在击溃蔡国之后,兴师伐楚,双方对峙于楚之陉。管仲机智地引当年周王室曾经派召康公赋予太公“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的特权,抓住楚国与天下共主周王室不睦,多次兵戎相见,且多年不向王室进贡这一事实,理直气壮地斥责楚国两大罪状:“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供,无以缩酒,寡人是征。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一场蓄意的争霸战争被管仲包装成齐国率领众多诸侯国勤王的义举,逼得楚使屈完不得不承认错误,并表示继续向周王室纳贡。管仲见好就收,劝齐桓公退兵,陈师于召陵(今河南郾城东),与楚订立了召陵之盟,消除了楚对中原各国的威胁。齐国对楚国的这次胜利,完全是管仲综合运用外交、军事、政治等多种力量“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典范,既保留了齐国的实力,又制服当时最强大的敌人楚国,极大地提高了齐国的威信。

在齐桓公的霸业达到巅峰之时,作为齐桓公辅臣集团的核心人物管仲也为自己赢得崇高的国际声誉,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但管仲得意不忘形,依然保持处约持谦、奉公处正的低调。周襄王五年(前647年),周襄王的弟弟王子带勾结戎人进攻京城,引发王室内乱。齐桓公派管仲帮助襄王平息内乱。出于对管仲的感激,周襄王“以上卿之礼飨管仲”。面对来自周天子至高无尚的荣誉,管仲显得非常冷静非常理性,他恭恭敬敬地回绝了:“臣,贱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国、高在。若节春秋来承王命,何以礼焉?陪臣敢辞。”在周天子的一再坚持下,管仲才勉强接受的下卿之礼。管仲的这一谦让,不仅使自己的形象更加光辉,更重要的是自己主动居齐国的老牌贵族国氏、高氏之下,给他们留足了面子,有利于维护齐国统治阶层的团结,也避免自己落一个“高处不胜寒”的下场。如此一来,还有谁会妒忌管仲的无限风光呢?

管仲苦心孤诣、鞠躬尽瘁地辅佐齐桓公建立霸业,“一战帅服三十一国”,“率天下定周室,大朝诸侯于阳谷,故兵车之会六,乘车之会三,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甲不解垒,兵不解翳。弢无弓,服无矢,寝武事,行文道,以朝天子”。但他树大不招风、功高无人妒,在亚父的位子上风风光光的度过了自己的大半生。尽管在一些生活的小节上,他不无可议之处,孔子曾挖苦他“小器、不俭、不知礼”。纵观其一生,不难发现,其成功有赖于“公”、“智”、“谦”“三字经”。管仲索取高爵厚禄也好,改革旧政也好,还是举荐人才也好,无不是从齐国利益出发,不存私心杂念这是“小公”。孔子曰:“公则悦。”能为国以公,君主不忌而同僚不妒也就不足为奇,甚至他“夺伯氏骈邑三百,饭疏食,没齿无怨言”。他跳出齐国小圈子,“诸夏亲昵,不可弃也”,以天下民族为重,联合中原诸侯“尊王攘夷”,维护了华夏民族的尊严,这是“大公”。赢得后世的崇敬,也是实至名归。面对桓公的缺点错误,不采取过激手段激化君臣矛盾,而是因势利导,转祸为福,既照顾了桓公的面子、保证了桓公私生活的享受,又顺利地推行了自己治国平天下的策略,这是智。面对荣誉,他得意不忘形,能以身下人,不打破齐国统治阶层的固有平衡,给足了国氏、高氏老牌贵族面子,也就容易取得他们的支持,这是谦。“公”、“智”、“谦”,可以说是管仲把亚父这一角色做得有滋有味的“三字经”!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