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菩提老祖的博客

不为竹头木屑学,爱读乌七糟八书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博士,博文除注明转引的之外均为原创,引用博文请注明,并加博文链接,媒体欲用请付稿酬。联系方式:shuihuyuanwaila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韩非:心理阴暗的独夫帮闲(系列之二)  

2011-06-30 22:37:05|  分类: 谈古论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管窥天、以蠡测海:韩非的人性论及人际关系学

谈到韩非的学术思想,大家都会想到两个词:法和权术。这是不错的,因为韩非是非常看重这两个东西的。不仅韩非,整个法家学派都是搞这些东西的,只不过前辈学者各有所偏。商鞅特别强调法在治理国家中的作用,而申不害则很重视术,慎到更多的是讲求势,故有“商君主法,申子言术,慎到尚势”之说。申不害看重的术,是君主控制臣下的政治技巧,其实就是权术。慎到强调的势,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权力、权威,他认为君主保持自己的绝对权威是治理国家的根本。这可能与他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关,在慎到那个时代,不仅天下共主周天子的权威丧失殆尽,不少诸侯国的公室也被卿大夫架空,出现了“政在家门”甚至“陪臣执国命”的局面。所以慎到特别强调国君要保持自己的绝对权威。韩非子虽然师从荀子,但他自己喜欢的还是法家那套东西,他的学说可以说是集法家前辈学者之大成,核心内容也还是法与权术,这一点许多学者都谈到了。

但是,有一点必须强调:如果仅仅从法与权术的角度去解读韩非,乃是皮相之见,是无法真正读懂韩非的。因为韩非所讲求的法也好、权术也好,都是形而下的东西,是具体到治国的基本方略措施。他的思想学术的立足点,是他的人性论,这才是他学术中形而上的东西。理解了这一点,才会理解韩非为什么始终怀着阴暗的心理用绝望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

说到韩非的人性论,就不能不说他的老师荀子。韩非继承荀子的东西不多,但人性论是一点。荀子的人性论见其《性恶篇》,在这篇专门用来驳斥孟子性善论的文章中,开头荀子就提出一个命题:“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这里的“伪”,与“假冒伪劣”的“伪”不同,它是指人后天的教化学习等作为,是与自然相对的。荀子认为,人的自然本性都是邪恶的,人性中那些美好的东西都是通过后天努力修为得来的。为什么人性是邪恶的呢?荀子从三个方面予以论证:他认为,人生下来都是自私的好利的,自私自利就会导致争夺;人生下来都是有妒忌之心的,妒忌就会导致相互残害;人生下来都是好声乐美色的,好声乐美色就会淫乱放纵。所以说顺着人的本性发展,根本不会有孟子鼓吹的那套仁、义、礼、智。由此荀子提出“化性起伪”,通过老师的教导、礼乐的熏陶来改变人邪恶的本性,培养美好的人性。荀子虽然主张性恶,但他还是以积极的心态来对待,“化性起伪”,变恶为善。

但韩非不就不一样了,韩非赞同荀子的性恶论,“夫安利者就之,危害者去之,此人之情也。”又说:“好利恶害,夫人之所有也。”他也认为人本性是自私自利的。可悲的是,韩非不是像荀子那样,通过积极地手段来改变人性之恶,而是将人性之恶作为他观察世界的视点,以绝望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在韩非看来,人与人之间,绝无亲情友善忠信可言,有的只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比如他说,造车的就希望人富贵,造棺材的就希望人早死。这并不是造车的人特别心地善良而造棺材的人心地特别邪恶,乃是因为双方利益所系不同。人富贵了才会买车,所以造车的人希望人富贵;人死了才会用到棺材,所以造棺材的人希望人早死,否则都不死他就没饭吃了,死的人越多他越发财。推而广之,无论是君臣还是父母与子女,无不“用计算之心以相待”,都考虑的是从对方身上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他举例说,父母生了男孩就会高兴地庆贺,生了女孩有的则弃而不养。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虑其后便、计之长利也”,完全是出于利益的计算。人在小时候,父母如果抚养他不尽心,他长大后就会记恨父母;成年后如果他供养父母也不尽心的话,父母也会怨恨他。所谓骨肉亲情,在利益面前都是浮云。同样,臣下为君主卖命,并不是真心对君主好,只是想从君主那里得到奖赏,“臣尽死力以与君市,君垂爵禄以与臣市”,“君以计畜臣,臣以计事君,君臣之交,计也”,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一种交易关系。

这样,韩非就把世间的所有关系简化为利益和交易,那么,你所能做的就是从对方身上实现你最大的利益;同理,对方亦然。所以人与人之间,从根本上说没有共同利益可言。因此你不能相信任何人,任何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都会为自己来算计你。老婆是不可信的,比如他说,国君宠爱某个妃子,你就以为这个妃子会好心对国君吗?不会的,国君宠爱的这个妃子肯定希望他死的越早越好。因为道理很简单。她正在受宠,她的孩子就有可能争位。可是,国君将来一旦移情别恋,看上别的妃子了怎么办?因此,趁你现在还宠我,最好你赶快死掉。然后,我的儿子就可以即位了。儿子也是不可信的,“千金之家,其子不仁”,你有万贯家产,首先提防的就是儿子,因为你一死,这家业都归他了,所以儿子肯定不希望你长寿。国君也一样,你一死,你的儿子就会继位成新的国君,要什么有什么,喜欢谁就是谁,那么他当然希望你早点死。所以韩非得出一个结论:“夫以妻之近及子之亲而犹不可信,则其余无可信者矣。”老婆孩子都不可信,你还能信谁呢?把这个道理用于治国,国君就不可信任大臣。他又举例说,像齐桓公,那是大名鼎鼎的五霸之首。他的位子是怎么得来的呢?是靠计算他的兄弟公子纠。这并不是齐桓公这个人品质特别差特别地不讲亲情,乃是因为计算亲兄弟有利,可做国君,所以也就顾不上手足之情了。如果大臣计算国君也能获得利益的话,那么每位大臣也都会这么做。所以做君主的必须明白,大臣是不可信的,你们之间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人主之患在于信人,信人则制于人。”如果你信任他,他就会利用你的信任计算你,谋取私利,甚至把你干掉取而代之。由此韩非得出结论:“知臣主之异利者王,以为同者劫,与共事者杀。”国君如果明白他与大臣利益根本不同,那么他就可以设法控制大臣为他效劳,这样的国君可以稳坐王位。相反,国君如果天真地以为君臣利益一致,就会被大臣劫持。要是傻到以为君臣一体,共同管理国家,那么早晚要出事,被大臣取而代之。

至此,心理阴暗的韩非已完全堕落成为国君一人私利出谋划策的帮闲!

应该说,无论是韩非学说的立足点性恶论还是他所观察到的种种损人利己的现象,甚至他所得出的关于人与人关系的结论,都是可能的、存在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正确的。可悲的是,韩非把复杂的人性简化为性恶论,把这种可能性当作绝对性、必然性,刻意忽视人性光辉仁爱的一面;把局部现象当作普遍现象,把特定条件下规律性的东西当作普适规律,否定人与人之间可以互利双赢。由此对人性绝望,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绝望,认为世间丑恶是绝对的,所谓亲情、忠贞、诚信、仁爱等美好的东西,不过是骗人的鬼话。以这点他局部的经验和狭促的眼光,来观察人性及人类社会,无异于以蠡测海、以管窥天,不仅永远不可能得到真相,还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神经质的偏执狂!

——文章结集为《礼崩乐坏下的大裂变》,近期将有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欢迎网友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107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