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菩提老祖的博客

不为竹头木屑学,爱读乌七糟八书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博士,博文除注明转引的之外均为原创,引用博文请注明,并加博文链接,媒体欲用请付稿酬。联系方式:shuihuyuanwaila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举二代三恪”:礼乐文明的温情  

2017-04-10 11:2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周文化为代表的三代礼乐文明,是中华文化的母体,对后世影响深远。她的许多内容,今天看来仍闪耀着人道主义的光辉。但这些内容却大多尘封在典籍之中,固闭于书斋之内,除专业研究者外,少有人知。“举二代三恪”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条曾经在改朝换代之际被奉为圭臬的原则,流风余韵一直延续到魏晋,嗣后则徒具形式。

最早对“二代三恪”制度做出较详细描述的是《礼记·乐记》:

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于蓟,封帝尧之后于祝,封帝舜之后于陈;下车而封夏后氏之后于杞,投殷之后于宋。

借孔子之口对周王朝定鼎时“举二代三恪”的情况做了概括,尽管一些细节与史实有出入。武王伐商后,虽然诛杀了纣及其帮凶,但对于商王朝的后裔则相当的宽容,将商王纣的儿子武庚封于殷,统领有商都周围的地盘及商遗民。另外又在武庚的周围又封了自己的三个兄弟管叔、蔡叔和霍叔来监视遏制他,谓之“三监”。不久,武王驾崩,成王年幼,“三监”与摄政的周公不睦。看到有机可乘,武庚与“三监”勾结再度起兵,想重振大商王朝。周公当机立断,在争取周王朝两个实力派大佬太公、召公的支持后,果断出兵平叛,诛武庚、管叔,放蔡叔”。然而周公并没有因为武庚的叛乱就将殷人赶尽杀绝,他又封纣王的哥哥微子于宋,取代武庚统领殷大部分遗民并奉殷祀。这就是宋国的来由。新兴的周王朝封大禹之后于杞以奉夏祀,封微子于宋,是为“举二代”。 所谓“二代”,是指此前的两个王朝夏和商,又称“二王”。“天子存二代之后”,以示尊贤。此外,武王又封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黄帝、尧、舜后裔的封国祝、蓟、陈据东汉经学大师郑玄的解释,称为“三恪”。对“三恪”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左传.襄公二十五年》载子产的话:“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赖其利器用也,与其神明之后也,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诸陈,以备三恪。”杜预解释说:“周得天下,封夏﹑殷二王后,又封舜后,谓之恪,并二王后为三国。其礼转降,示敬而已,故曰三恪。”认为“三恪”是指作为“二王之后”再加上“陈”,因为陈的规格有所降低,故称“恪”。

“举二代三恪”并不仅仅是给他们封块地盘,相比周王室其他的同姓诸侯和异姓功臣的封国,他们拥有更高的地位,享有更多特权。

何休在《公羊传·隐公三年》注中说“王者封二王后,地方百里,爵称公,客而不臣也”。周天子对二王之后封以公爵,待以宾礼,不把他们当作臣子,而是奉为上宾。周代的爵分为五等:公、侯、伯、子、男,其中公是最高的一等。在周王室所封建的诸侯中,只有杞、宋为公爵,可以世袭。周公、太公、召公虽然也是公爵,但那是因为担任三公之故,他们封国鲁、齐、燕则仅仅是侯爵。后来的所谓的齐桓公、鲁庄公、燕昭王、楚庄王等这些名号,都是自封的。尤其可笑的是楚庄王,其实他的爵位仅仅是子,比男略高一级。《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又载皇武子答郑伯的话:“宋,先代之后,于周为客,天子有事膰焉,有丧拜焉。”“膰”是祭祀祖庙(在周代为文王、武王的庙)的祭肉。在古代,“国之大事,惟祀与戎”,祭祀是国家至为重要的政治活动。只有极少数地位高的诸侯国才能分得天子祭祖之肉。这类的诸侯国,一类是周天子的同宗,分给他祭肉是表示亲亲,比如鲁国和晋国;其二即使作为周天子客人的杞、宋二国;再就是周王室衰落后,代替周天子维持天下秩序的霸主,比如齐桓公。宋国能分得周天子祭祖所用的“膰”肉,表明宋国在周王室享有非同寻常的地位。另外,周天子驾崩后,宋公去吊丧,新即位的嗣天子要答拜,用平等的礼节。这一点也是其他诸侯国没法比的。

作为周王室的贵宾级客人,周天子还允许杞、宋国两国以天子之礼乐祭祖,沿用其祖先的历法。郑玄说:王者存二代而封及五,郊天用天子礼以祭其始祖,行其正朔,此谓通三统也。”这里所谓的“封及五”,即是指“举二代三恪”。一般而言,新王朝革命成功,都要“改正朔”,颁布新的历法。夏王朝的历法,和今天的农历相近,以一月为岁首,谓之“建寅月”;商王朝的历法,以农历的十二月为岁首,谓之“建丑月”;而周王朝颁布的新历法则是以十一月为岁首,谓之“建子月”。本来,天子颁布的历法要全国通行,叫作“奉其正朔”,表示臣服。周王朝允许夏、商二代的后裔各自行用自己祖先的历法,不奉其正朔,与周历合称“三统”,这是一种规格相当高的礼遇。

其实,杞、宋两国不仅是享有高规格的礼遇,他们几乎不向周天子承担任何实际的义务。据《左传·昭公二十五年》载,这一年晋国主持黄父会盟,准备会同诸侯安定王室。晋大夫赵鞅提出要诸侯“输王粟,具戍人”,而参与会盟的宋大夫乐大心直接予以拒绝:“我不输粟。我于周为客,若之何使客?”虽然为赵鞅驳回,理由是自践土会盟以来,宋明确承诺过“同恤王室”,并且“何役之不会,而何盟之不同”,早已不把自己当做客人看待。但这至少说明,按照周王朝的礼乐制度,宋确实没有向周王室输贡纳赋的义务。不仅不向周王室承担贡赋义务,“二王之后不考功”,也不向周天子述职,几乎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王国。

作为礼乐文明的一项重要内容,天子“举二代三恪”的实质,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给失败者以出路,尊重他们的基本权利和尊严。惟其如此,失败者才能失败得起,不会走极端,有利于减少社会仇恨,培养正当竞争的社会氛围。相反,那种对失败者赶尽杀绝的野蛮手段,不仅会激起失败者拼死抵抗,更是对人性的摧残,使整个人类社会退回到弱肉强食的丛林阶段。更可悲的是,在政治丛林中,没有永远的强者。这边厢杀人的屠刀血犹未干,那边厢自己的子孙已成别人俎上之肉。在中国历史上,自社会底层出身的刘裕爬上皇位直至明清易代,这样的悲剧演了一千多年。尤以南北朝改朝换代之际惨烈,宋受晋终,马氏遂为废姓,齐受宋禅, 刘宗尽见诛夷”。而保障失败者的基本权利和尊严,也是现代文明的一条重要原则,就这点来说,“举二代三恪”与现代文明在精神上是一致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