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菩提老祖的博客

不为竹头木屑学,爱读乌七糟八书

 
 
 

日志

 
 
关于我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博士,博文除注明转引的之外均为原创,引用博文请注明,并加博文链接,媒体欲用请付稿酬。联系方式:shuihuyuanwailan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国学研究的反思与展望   

2017-05-01 21:3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国学热”无疑是中国文化界的一大富有历史意义的现象。改革开放以来,中华民族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已侪身于世界大国的中华民族正重新崛起,民族自信不断增强。而过去对传统文化近乎简单粗暴的否定,也激起了学术界的反弹,有必要重新审视。在此背景下,国学热兴起,进而有学者希望通过复兴国学,来复兴中华文化。但自国学热兴起以来,也不乏批评与反思的声音,其焦点大多集中于国学热能否引领中华文化复兴,对传统文化的返古能否开出适应现代社会所需要的新来。而目前的国学研究,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不可否认,也存在着鱼龙混杂、沉滓泛起的一面,离一些学者所期待的返古开新、融铸新知还离得很远,有必要对国学研究的现状做一些反思。

 

国学研究不可回避的事实

随着国学热的兴起,国学研究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客观的说,在研究的成果中,阐发其积极面的多,针对其消极面的少。也有一些研究者对国学的价值存在着盲目的自信,对国学发展前景盲目乐观。当然,国学的价值是不容否认的,它在几千年的历史传承中,始终作为维系中华民族向心力的精神纽带,为中华民族的繁荣、发展、壮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一个学科的发展,仅仅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或者说优长是不够的,更要能摸准自己的命门,找准自己不足,不断反省,不断吸取其它文化的优长,弥补自己短板。相对来说,目前对国学自身缺陷的研究明显不够深刻,这既不利于正确认识和评价国学,也不利于进一步发展国学。笔者以为,国学研究应该正视国学自身的几点不足。

1.在政治上,始终无法解决一治一乱的历史怪圈。

在长达两千年的历史上,一治一乱的怪圈如一道紧箍咒,紧紧缠绕在中华民族的头上,始终未被打破。历史上对于这一怪圈的解释也层出不穷,最早有汉代的忠、敬、文“三王之道若循环,周而复始”论,近世又有黄炎培周期律说。造成这一怪圈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比如中国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农业文明社会的局限性即是其一。但作为中国政治的指导思想,国学肯定难逃其咎。

观在传统学术指导下的历代王朝,其兴衰历程无外乎“社会问题解决其(一般立国之初)——社会发展期——社会矛盾积累期——社会矛盾爆发期——亡国”这样一个模式。不可否认的是,在社会矛盾爆发期甚至积累期,一些有识之士对社会的积弊即有清醒的认识,如王安石、张居正等,他们提出种种改革方案,力图消除积弊,扭转颓势,挽救王朝的灭亡,但从未有人取得过成功。究其原因,就在于这些积弊产生的基础是人治的大环境,是集权专制政体的本身。历代改革者无论是王安石还是张居正,都是以加强集权的手段来解决集权本身所产生的问题,以增强中央政府控制力的方式来解决这些本身由中央政府制造的积弊,其结果只能是革一弊又生一弊,因而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一治一乱的怪圈。

国学所孕育的传统政治学说的弊端和缺陷,应该成为研究国学不可回避的一点。

2.在伦理道德方面,始终不敢直面个人的权利。

国学的另一大缺陷,即在伦理道德方面,始终不敢直面个人权利。个人权利被视为,是不道德的,正人君子羞于言!这一缺陷的导致了中国传统伦理道德很难始终沿着健康的道路发展。在中国的传统伦理道德中,三纲居于核心地位,陈寅恪先生至谓吾中国文化之定义,具于《白虎通》三纲六纪之说,其意义为抽象理想最高之境,犹希腊柏拉图所谓Idea者。[1]三纲相对应的忠、孝、贞可以说是道德的核心。就其本身而言,无论忠、孝还是贞都无可厚非,即使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也算得上美德。但无视个人权利的忠、孝、贞观念往往向畸形的方向发展,超出了必要的度就成了对当事者的残忍。于是,孝当竭力,忠则尽命的观念被广泛接受,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2]谬种流传,好马不配双鞍,烈女不事二男几乎成为传统社会的普世价值,甚至连孟子在回答舜为天子,皋陶为士,瞽瞍杀人,则如之何时,也给出了窃负而逃,遵海滨而处,终身这样不着调的回答[3]。发展到极致,就是只为天下无不是厎父母天下无不是底君[4],甚至连父母、君主有错的念头也不能有。被奉为孝的典范的二十四孝,所选取的事例几乎都充满了荒诞、愚昧,甚至残忍!如王祥卧鱼,有悖常理;郭巨埋儿,就是泯灭天常的血腥犯罪,难怪鲁迅先生要给出恶评!类似的还有被视为忠的典型的介子推割股救君,而地方志书中的《烈女传》几乎是一部部青年丧夫的妇女们的血泪史。更奇怪的是竟然还有定亲后未过门丧夫而终身不嫁的望门寡的存在!这些忠孝贞节之道到底是美德还是糟粕,其产生的学理根源是什么?国学研究要算清楚这笔账。

笔者以为,中国传统忠、孝、贞的道德观念发展到这种畸形的地步,其根本原因在于传统学术不敢直面人的权利,不考虑人的基本权利,发展下去,只能走向极端,也严重背叛了儒家的中庸观。说到底,传统学术所构建的伦理道德体系是臣民社会的伦理道德体系,臣民在伦理道德上并未被赋予做人的权利,处于被奴役的地位,不具备完整的人格。这种伦理道德价值体系,不仅悖逆历史发展社会进步的潮流,更与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提倡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理念格格不入。如果不以人的权利为价值坐标,任何所谓的伦理道德都是非道德的。

相对于中国传统的政治学说,中国的传统伦理道德有更大的欺骗性,弘扬中华传统美德也成为国学热的主旋律之一。其实,中华传统美德,其要义在,不在传统,美不美,要需要以人的权利为价值坐标来重新衡量。国学研究更要重视对传统伦理道德学说始终不敢直面个人的权利这一缺陷的研究,不能选择性失明。当务之急,就是要对传统道德进行创造性转化,把忽视弱者权利的臣民道德转化成尊重人的基本权利、符合时代潮流的公民道德。

国学研究的陷阱

就笔者所见,目前的国学研究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把国学当做知识、学问研究,属于“整理国故”派;一类以继承阐扬其精神理念为宗旨,拟于旧学中开出新文化来,是为“融铸新知”派。当然两派没有截然的分别,融铸新知往往以整理国故为基础。整理国故也不是绝对不涉及到对其观点、理念的评价、阐释,只是各有侧重。抛开两派研究的差异不讲,就国学研究的总体而言,却容易陷入两个陷阱,一个是烦琐主义与碎片化,一个是“极高明”“尽精微”。前者足以消解国学的整体性,把国学分解为浩如烟海的文献,令人茫然不知所从;后者则把国学的精神贵族化与书斋化,即脱离寻常百姓的人伦日用,沦为供权贵或知识精英鉴赏的艺术品。

1.烦琐主义与碎片化

传统学说烦琐主义与碎片化的倾向,早在春秋时期就已有之,其中以儒学最为典型。晏子曾讥讽以孔子代表的儒家学派“博学不可以仪世,劳思不可以补民,兼寿不能殚其教,当年不能究其礼,积财不能赡其乐”[5],司马谈“论六家要旨”也批评儒家说“儒者博而寡要劳而少功,是以其事难尽从”,应该说这些对儒学的批评是中肯的,道出了儒家烦琐主义的致命弱点。烦琐主义导致儒学“不可以仪世”、“不可以补民”、“其事难尽从”,然而在后来的发展中,儒学的烦琐主义不仅没有得到纠正,反而愈演愈烈,“务碎义逃难,便辞巧说,破坏形体;说五字之文,至于二三万言”,[6]支叶蕃滋,一经说至百余万言[7]。《后汉书·儒林传下》引杨雄的话批评这种倾向说:“今之学者,非独为之华藻,又从而绣其鞶帨。”学术烦琐化的结果是学者幼童而守一艺,白首而后能言”,[8]学术研究流于碎片化,本来经学是一个整体:六艺之文:《乐》以和神,仁之表也;《诗》以正言,义之用也;《礼》以明体,明者着见,故无训也;《书》以广听,知之术也;《春秋》以断事,信之符也。五者,盖五常之道,相须而备,而《易》为之原。[9]但学者们通一经已耗尽平生心力,哪里有功夫去通研六艺?

如果只把国学作为知识文本研究,那自然不怕烦琐主义,甚至越烦琐越好,可供研究的资料越多。但如果像一些从事国学研究的学者那样,提倡以昌明国学来融铸新知,开发出新的民族精神来,那么就不能不警惕烦琐主义的研究方式带来的危害。在烦琐主义的解经治学方式下,留情传注翻蓁塞,道理被汗漫的解经言辞撕裂的支离破碎。看似斯文传授不衰,典籍汗牛充栋,读之则如盲人摸象,只见树叶,不见森林,可谓大而无统。马一浮看出了这一弊端,准备对旧籍删繁就简,编成《群经统类》、《诸子汇归》、《儒林典要》、《政典先河》等,但即使读完这些书,也非一般学者所能完成的事。国学如果真的如一些学者发的宏愿那样,成为民族精神的一部分,就必须完成从作为贵族鉴赏的“王谢堂前燕”到“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转变,也不能“贤者识其大,不贤者识其小”。你不可能要求民众的大多数都皓首穷经,以毕生精力去学习体认。因而国学研究去其烦琐化,为大众所接受,这是第一要义。

2.“极高明”“尽精微”

目前国学研究的另一大趋势是精英化严重,其实这也是个老命题。三代时期,学在官府,学术本来由贵族垄断。只是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礼崩乐坏,学术才由老子、孔子等失意的士推广到民间,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学术黄金时代。《中庸》为学术发展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即“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学术的发展既要发挥自身德性之善,又要学习前人的成就;既要致力于学术的广大境界,讲求普适性,又要探索其精深处;既要追求高明,又要使学术不脱离中庸之道。这句话尽管出自孔子之口,但并未被其后世徒子徒孙们奉为金科玉律,一体遵行。相反,后世学者基本上沿着“尽精微”、“极高明”的路子去而不返,忘却了先圣“致广大”、“道中庸”的教诲,这一点,宋明理学及近现代的新儒家们尤为明显。他们把儒学理论演绎的越高深精微,则去普通民众越远,去日常生活越远。试问无论是程朱陆王还是名声籍甚的马一浮、熊十力等新儒家,他们的学说有哪些内容可供百姓日用遵循?实际上,就连他们的崇拜者士大夫、知识精英中也找不出能照单全收、笃行不渝者。

学术的发展,不是比高深精微,而在于能改善世界,使世界变得更为合理。学术研究者如果不把研究的出发点放在寻常百姓的人伦日用上,不立足于现实世界,无论他的学说多么高深玄妙,注定是鉴赏品,注定在民众中没有生命力。一些国学研究者既有在国学研究中开出新的民族精神的宏愿,则其研究应该回归“致广大”和“道中庸”,不能一味“尽精微”、“极高明”。正所谓“卑之无甚高论”!

与时偕行:国学研究展望

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学术,国学基因几乎或多或少的流淌在每一位中国人的血脉中。如不仅仅把国学看作已死的学问来研究,而欲使国学研究能有益于中华民族新文化、新精神的构建,需注重以下几个方面。

1.    国学研究要直面时代的问题,响应时代的需要。

学术的生命力在于能解释时代的困惑,解决时代的问题,从而成为人们的共识或者是信仰,给人以心灵的安宁。如是,则学术本身也在问题的解决中一步步得以发展。如今的时代正处于转型期,旧的信仰体系几乎崩溃无余,新的共识尚未达成,而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则积累有年,长期得不到缓解。国学中的一些有价值的观念、思想、信条虽然有一定的市场,但昨日的太阳晒不干今天的衣裳。国学研究者欲有所作为,必须与时偕行,直面今天的社会问题,响应今天的社会需要,不能仅仅在书斋里“整理国故”或闭门造车。

2.    国学研究要顺应时代潮流,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国学研究者融铸新知,也必须顺应时代潮流和世界发展大势,着眼于人类的未来。切忌拘于民族或门户之见,画地为牢、抱残守缺。不能片面强调民族特性,不能过分迷恋民族传统。能被当今之世普遍接受的传统才有价值。如果说中华民族有一成不变的传统,那也是《易》蕴含的变易精神,“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五帝异乐,三王不同礼。礼者,因时世人情之节文者也。因时世而变,顺世道而变,把国学融入到世界发展的潮流中。

3.    国学研究要能建立简明的体系,形成共识。

一个学说能否在社会上产生影响,不在于它有多么玄妙精微的体系,而在于它能否形成简明晓畅为社会所普遍遵循的原则。西方的现代文明之所以能在现代的西方被奉为普世价值,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其能凝聚成简明扼要的原则,为大家所接受。如“天赋人权”、“法无禁止即自由”、“民治、民有、民享”等。国学的精华,也多以这种形式在民众中传播,为大众所认可,如“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等。高头讲章固然重要,共识性的原则尤不可少。国学如不能建立简明的体系,依然把高深的大道隐藏于浩如烟海的典籍中,“罔罗遗失,兼而存之,是在其中矣”,那么它也只能继续躺在图书馆里,供人们鉴赏、赞叹。



[1] 陈寅恪:《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中国现代学术经典·陈寅恪卷》,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第845页。

[2] 《二程遗书》卷二十二《伊川先生语八下》,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第356页。

[3] 朱熹:《四书集注》,岳麓书社1985年版,第3456页。

[4] 朱熹《四书集注》之《孟子卷之四·离娄章句上》引李侗语:“舜之所以能使瞽瞍厎豫者,尽事亲之道,其为子职,不见父母之非而已。昔罗仲素语此云:‘只为天下无不是厎父母。’了翁闻而善之曰:‘惟如此而后天下之为父子者定。彼臣弒其君、子弒其父者,常始于见其有不是处耳。’”岳麓书社1985年版,第361页。

[5] 卢守助:《晏子春秋译注》之《外篇第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第271页。

[6] 班固:《汉书》卷三十《艺文志》,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723页。

[7] 班固:《汉书》卷八十八《儒林传》,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3620页。

[8] 班固:《汉书》卷三十《艺文志》,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723页。

[9] 班固:《汉书》卷三十《艺文志》,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723页。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